李典的故事

纯属娱乐,不必较真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典原本一麻雀,没成想嫁了一高大上的滇东齐砗老公,一下变凤凰了。有人说她是滇东砗的发动机,我怎么觉得她就是一“油箱”呢?油箱多好做啊,一铁罐罐吗,技术含量低,去哪里找这么好的金凤凰,一个字,投。于是惜风流人物,民企国企,望长城内外,李典最忙。
        话说李典嫁入齐砗豪门后,引无数民企国企竞折腰。虽说还是麻雀的皮囊,渐渐以凤凰自居。
        这日,天气阴沉,李典百无聊赖,心里琢磨,虽说已有150多家企业为我撑腰,毕竟自己还是麻雀的皮囊,不够高逼格,万一哪天被李柳,冉甸她们超过去,我这一辈子就无法翻身了,发誓一定要把自己的命脉掌握在少数人手里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典熟知官场之道,略施小计,上下打点,认识了几位有头有脸的人物。有了靠山,政策逐渐的也向李典倾斜,李典的地位也越来越高,慢慢的在齐砗豪门里站稳了脚跟。
        几年里的快速发展,让李典风生水起,殊不知她就要大祸临头……
        上回说到李典即将大难临头。其实李典本不姓李,她是滇痴家族的一员。本回暂且不表李典,书说一头,表表滇痴家族与齐砗家族。
        滇痴家族与齐砗家族颇有渊源,历史上滇痴与齐砗联姻过多次。经考证齐砗的原配应是李典的一位姐姐,但这位姐姐天生不丽质,富态翩翩,寿命又短,齐砗最终把她抛弃,选择了天生丽质,动力持久的恃幽。
        恃幽可是滇痴的一个强劲对手,虽说嗓门大,又不讲卫生。一个多世纪里,滇痴家族努力了多次,终究抵不过外表华丽,内心激情四射的恃幽。恃幽仍然把持着齐砗的芳心。
        为了赢得齐砗的芳心,滇痴家族煞费苦心,天天跑步锻炼,练器械。上世纪九十年代李典的横空出世让滇痴家族看到了希望,她们决定要搏一搏,把赌注全部压在了李典身上。
        滇痴家族要把赌注全部押在李典身上。也是经过了层层的论证,写了无数次的方案,开了无数次的会,加了无数次的班,才集体定下来的。
与她们的姐姐们相比,李典的确与众不同,喜欢荡秋千,一直摇来摇去,也不累。优点也不少,无私心,讲卫生,最重要的是成功瘦身,就这一点就足以让齐砗动心。但李典比较娇气,和三点是死对头。脾气有时还控制不住,一不小心就暴了,还喷火,如同绿巨人,谁也那她没办法,也听不进劝,只有自生自灭。正所谓瘦弱女子身里埋藏着一颗绿巨人的心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典担负着重振滇痴家族的重担,深知责任的重大,单凭一己之力无法完成,这事得从长计议。花个一年半载,写个详细的方案,再找几个专家论证一番,估计黄花菜都凉了。李典眉头紧缩,坐在秋千上足足荡了一个多小时,一计渐渐涌上心头。
        当今天下三分,当属C,J,K三国最强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典认为在J国会最舒服,干净整洁的房子,自动化高的家具。但李典知道,自己已日暮途穷,李柳,冉甸在J国会得宠;K国虽说家底殷实,靠着低价策略,让李典的日子过得也滋润,但李典心里总不踏实;而C国幅员辽阔,人口众多,极具发展潜力。虽说目前有点困难,俗话说买股票就买潜力股,不能只看眼前的一步,要放长远。况且J,K两国也在虎视眈眈,窥觎着C国。另外恃幽不讲卫生这坏毛病把C国已经搞的乌烟瘴气,民众怨声载道,可谓绝佳的机会,得C者得天下亦。为了重振滇痴家族,李典选择待在C国。
        齐砗家族也是兄弟几个,珲动,檫甸和淳甸,喜好也不一样。珲动和檫甸对恃幽还恋恋不舍,唯有淳甸对李典一往情深,非李典不娶的架势。为了滇痴家族和李典自己未来的命运,李典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,鼓动C国大力支持淳甸。
这是李典的强项,写方案,请专家,搞论证,三下五除二,就把C国搞定。大力发展淳甸,大把大把的钱进了李典的腰包。尤其在帝城,李典更是叫绝,靠着关系竟然把珲动,檫甸两兄弟排除在外,唯淳甸独尊。
        在李典的辗转腾挪下,日子渐渐有所气色,重振滇痴家族指日可待。可天有不测风云,李典怎么也没想到,淳甸起了二心。
        C国对李典的支持力度太大了,大大超出了李典的预期。尤其是最近两年,迅猛之势如武城的洪水一般,民企呼啦啦上了一大片,国企也不甘示弱,誓要掌握李典的命脉,引领李典的未来。态势已经不是李典所能控制的了了。
        淳甸本是个憨厚的主,自己没有一点主见,在外面被几个齐家、砖家一鼓动,迷上了蛇精,回家就一个劲的让李典瘦身。而且放出豪言,三年三百,五年五百。
        淳甸在C国捧上了天,渐渐地变得好吃懒做,染上了一身坏习气。瞒着李典与一帮人骗C国的钱,起初小打小闹,后来胆子大了,一月就捞了半年的钱。这钱如果是进了淳甸的腰包,也还罢了,要命的是大部分的钱被K国的假李典骗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纸终究保不住火,淳甸东窗事发,此时李典坐在秋千上,仍旧荡来荡去,发出一声叹息,哎,我命休矣!
        自淳甸东窗事发后,C国下重拳大力整治李典,李典深感性命即将不保。
        说来也怪,事情本由淳甸引起,李典只不过是他行骗的道具而已,C国却把李典作为替罪羊,这之间的蹊跷,外人就不得而知了。饶是李典神通广大,也没打听出个所以然来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典心里其实觉得这事她是有责任的,要不是起初她为了振兴滇痴家族,鼓动C国支持她,也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。淳甸让她快速瘦身时,应该高呼臣妾做不到啊,可她没有。民企的快速扩张,让她的死对头三点趁虚而入,她也没能阻止。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,既然因我而起,那就由我来结束他吧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典心里打定主意,思绪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。当初加国的魔力不顾她的劝阻,强行把她送给了首缇。为了阻止这件事,李典自焚,把魔力搞垮了,也换来了李典这三十多年的太平。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不是从前,局势变得更加复杂,这已经不是李典一个人的战斗。她不仅与后宫的比莫斯,滇崆联合了起来,也与她的死对头三点达成协议,要一致对外。于是C国大地上,爆炸声此起彼伏,硝烟四起,火光冲天……
        李典喜爱的秋千还在荡来荡去,在夕阳的映照下,无比悲怆,无比凄凉。

发表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

(以便回访)